披着马甲的兔子

话痨型自high兔 懒癌究极患者
脑洞开得有多快,产粮就会有多慢
欢迎大家和我互动,期待
一直的本命的CP奈因&晴艾
最近感兴趣的CP
切爆 轰出 敦芥 赤安 17

【空雪】猕猴桃君的自述


惯例,OOC预警
亲友曲录制paro
悠太视角

大家好,我是星谷悠太。

今天是我和大亲友那雪透录制合唱曲的日子。
要是知道之后会发生的事,我是一定不会接受监督的提案的…
如果世界上有时光机的话,请让我回到答应提案的那一天吧!





回想

“早上好,那雪。”
到达片场后,我一眼就看见坐在录音室外长椅上休息的友人。
“早上好。”那雪柔声向我问安。
“真是少见呢,星谷君居然会这么早到。平时都是踩着点赶到现场的。”

“啊嘞,一想到今天可以和那雪一起录歌。从昨晚起就兴奋得睡不着觉。”
我有些赧然的挠了挠头,说起来这还是合作两季以来第一次和那雪单独合唱歌曲。
因为工作的需要,已经不止一次唱过这种情意绵绵的歌曲,但是和男性一起合唱还是初尝试呢。

听到了我的话,那雪的脸上飞快闪过了为难的神情。我眨了眨眼,他的脸上只有和往常一样如沐春风的笑脸。
是我一时眼花吗?

“星谷君,一会在愁君的面前,还请不要说什么很期待的合唱之类的话。拜托你了。”

空闲愁?今天不是只有我和那雪有工作吗?
我的心中泛起满满不解,还未来得及问出口。那雪口中说的愁君已经出现了。

只见他拎着的印有seven-eleven的袋子从电梯里走出来,很显然刚从楼下的便利店买完东西回来。
在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总感觉被他狠狠瞪了一眼。我有哪里惹到他吗?

“早上好,空闲。”我干笑着搓了搓手。

“早上好。”空闲还是一惯冷淡的态度,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透,先吃早饭吧。”
空闲径直坐到那雪身边,从袋子里掏出一个饭团。
包裹着紫菜的三角饭团被灵巧的手指完整地从包装纸里剥离出来。之后那个外形完整的饭团就被送到那雪嘴边,那雪也配合默契的张开嘴就着他的手一口一口将饭团吃完。

这是个什么操作?我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幕,那雪什么时候和他的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看着他们之间熟捻的投喂方式,我突然意识到他们之间似乎有问题!

在我灼热的目光的注视下,那雪突然意识到我还在站在边上,便热情的开口邀请我坐下一起共享饭团。
我以人格担保,就在我答应的那一瞬间,我听到空闲从鼻腔里发出的很大一声的冷哼。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抱着袋子里温热的饭团和牛奶,茫然的看着那雪被空闲拉着站起身。
那雪冲我歉意一笑,比了个抱歉的口型。
接着就他被空闲带走了。

又只剩自己一个了。我呆呆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有些寂寞的把袋子里剩下的饭团拿出来吃掉。
啊,这个饭团里的鲑鱼好酸啊,是坏掉了吗?

那雪直到开始录制前才出现在录音室里,而空闲则双手插兜慢慢坠在他的身后进来。
忽略那雪有些红肿的双唇和空闲原先穿着整齐现在变的有些皱巴巴的衬衫,两个人看起来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那雪,我们走吧。”我一如往常的搭住他的肩,和他一起进入隔了一层玻璃的录音棚。


ぐんぐん進めば そこに見えてくるもの
笔直向前 在那里能看到的是
奏でてゆく スタッカート・ライブ
奏响的断音演唱会
いっしょだから 怖くないね
我们有彼此 无所畏惧


每次唱到合唱部分,那雪绽放的甜美笑靥和相视时的温柔眼波都异常迷人。感受到他的撩拨,我的心不由得停顿了半拍。
就这样,歌曲的录制非常顺利地完成了。

在听到总监喊录制结束的时候,我心中居然涌起了万分不舍。这么快就录完了吗?可以再多唱两遍吗?

“星谷君,今天辛苦啦。”那雪主动要与我握手。

“也没有啦。那雪也辛苦了。今天真的是绝佳状态呢,没想到能那么快录完。”
哇,手意外的滑嫩呢。我在心中感慨道。
“一会有空吗?不如去吃个饭吧?感觉好久都没聚在一起了。”我试着向那雪发出邀请。

“他没空。”身后传来平淡的声音替那雪回绝了我的邀请。
我还来不及发出抗议,就被空闲揪住衣服后领倒着往后拽。
“星谷,你跟我出来一下。”

“等等…愁君…”那雪有些担忧的想要追过来,但是中途被工作人员叫住。


“空闲,你找我有什么事?”我奇怪的看着将楼梯间门反锁上的空闲。

“我想说的是,麻烦你以后离透远一点。”伴随着饱含着敬语的话语是呼啸而来一拳。


“哐当”楼梯间的门被大力关上,隔着厚厚的门板,我听到了那雪的声音。

“愁君,原来你在这里。去哪里了。我找你半天了。”语气中不难听出撒娇的味道。

“抱歉,去解决了点麻烦事。”空闲低沉的声音响起。“工作完成了?”

“嗯。对了,星谷君呢?刚才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走到半路,被其他人叫走了。我们回去吧。现在时间还早,不如去试一试你上次想去吃的那家?” 话题被巧妙的岔开了。

回应空闲提议的是落在脸颊上亲吻的声音。

脚步声慢慢走远。

“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空气中飘落了那雪一句困惑的喃呢。

那是我在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后续
医院
“星谷君,身体好点了吗?”那雪关切地看着坐在床上的我。

“嗯。医生说我恢复的不错,过两天就能出院了。只不过右手上的固定架要过段时间才能拆掉。”之前脱臼的右臂这次又了位。

“还好电视剧已经杀青了。你也真是不小心,那么大的一个人好端端的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去。”

“诶嘿嘿,只是踩空而已。”当然不是,我越过那雪看向站在他身后的盯妻狂魔。

直觉告诉我,如果说出伤是被空闲打出来的。自己大概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被人套麻袋再打一顿。

“星谷,你出院以后可要好好感谢那位发现你的清洁大妈。要不是她经过,估计你现在还躺在楼梯间里。”
罪魁祸首一脸平淡的说出我的被救经过。

你还有脸说,我不断的向空闲发送冷冻波光。如果眼刀可以伤人的话,空闲的脸大概已经被捅得千穿百孔了。

“星谷,我去削个苹果给你吃吧。”
说着,那雪从大家过来送的探病果篮里拿了两个苹果走进卫生间清洗。

不!那雪我不吃,求求你快点回来。看着眼前空闲越发恐怖的脸色。

我在心中发出悲鸣。


END


迟到的七夕贺文(算是吧)
原定的那篇文码到一半卡住了。
刚过零点的时候,在机油rike的建议下'不如写篇和亲友曲有关的短打吧'
于是,在手机码了这篇小短文。一路码的过程中,我不时将进度PO给rike看,两个人都笑得半死…
短打中写到了我最期待的饱以老拳,很是开心…
我对文中悠太的遭遇深表同情…

悠太,你要相信🐰是爱你的。我发誓,下一篇文里会让你完完整整的…(???
悠太生无可恋脸。
机油rike说身残志坚大概是为悠太量身定做的吧(笑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