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马甲的兔子

话痨型自high兔 懒癌究极患者
脑洞开得有多快,产粮就会有多慢
欢迎大家和我互动,期待
一直的本命的CP奈因&晴艾
最近感兴趣的CP
切爆 轰出 敦芥 赤安 17

【空雪】绫薙学园之痴汉事件⑤下

空闲不满的看着一边走路一边看手机的那雪,“走路要好好看路啊。”

“恩恩。”那雪敷衍的发出几个鼻音,依旧专注于手机,“优希好像已经在我宿舍门口了。空闲君,你可以帮我去小厨房拿下果汁吗?”

“没问题。”

“那我先上楼了。”看着空闲朝着小厨房的方向走去,那雪动动手指发了条信息出去。

[目标人物即将到达,请大家准备。]

 

 

虽说今天宿舍楼里可能没有太多人,客厅的灯却反常的没有打开。空闲疑惑的走进黑洞洞的客厅,摸索着寻找灯的开关。

“啪嗒”一声,客厅突然灯火通明,空闲眯了眯眼。

“空闲,愁,生日快乐。”众人朝着空闲喷she 彩带。

“谢谢大家。”空闲有些惊讶地看着为他齐道祝福的众人。

“愁是不是感动的要哭出来了?”虎石坏笑着勾住空闲的脖子。

“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吗?”有个声音吐槽道。

客厅的灯光渐渐暗了下去,随着生日歌响起,那雪端着蛋糕出现了,莹莹烛光映衬着他的脸庞,“空闲君,生日快乐。”

“空闲快许愿吧!”

空闲扫视过每个人的脸,最后定格在那雪的脸上。那雪感受到他的目光,略感奇怪的歪了歪头,冲他做了许愿的手势,示意他快点许愿。

空闲嘴唇微微上扬,闭上眼心中许下愿望。接着深吸一口气,一口气吹熄了面前的蜡烛。

“耶吼。”戌峰举着碟子欢呼着扑向蛋糕,“蛋糕,蛋糕,我来了。”

“等一下,空闲君还没有切蛋糕,你这样子太失礼了。”卯川拼命拽住戌峰的后领。

“这有什么的,人家肚子饿了…”

眼见两个人就要吵起来了,那雪推着卯川去厨房,“我们去把饮料拿过来。”

 

 

“卯川君还真是小孩子气。”那雪捂住嘴笑个不停。

“诶,分明就是戌峰的错,那个笨蛋。”卯川将手上的饮料罐重重放在台子上,“那雪,不许再笑了。”

“嗯嗯,我尽量…”那雪努力管理面部表情,结果还是忍不住继续笑了起来。“噗…对不起,实在是太好笑了…

卯川气急败坏的掐住那雪不停摇晃他的身体,瞬间向他发起反攻,“话说起来,空闲收到你的礼物是什么反应,说来听听。”

“阿喏,这个嘛…”那雪有些心虚的对了对手指,白天的时候实在太兴奋,完全把送礼物这件事忘在脑后,到最后礼物还在包包里面睡觉,看来只能另找机会给他了。

“嗯?”卯川摆出一副我绝对不是在八卦而是帮朋友分担烦恼的表情。

那雪眼神超绝望,这要怎么办才好,有没有人可以来阻止下。

“那酱,晚上好。”一只手搭在那雪的肩上,转过头,佐佐木笑着和他打招呼。

“啊,佐佐木君,晚上好。”那雪逃过一劫的松了口气。

“那雪,我先出去吃蛋糕了,你们慢慢聊。”卯川冲那雪挤挤眼走出了厨房。

“好像很热闹的样子,今天是有人过生日吗?”佐佐木远远看了眼客厅的情形。

“是哦,橙汁可以吗?”那雪弯下腰从冰箱里掏出罐橙汁抛给佐佐木。

“谢啦。”佐佐木将橙汁放在一旁,“那酱,你明天有空吗?我朋友给了张电影试映会的票券,我们一起去吧。”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票递给那雪。

那雪喝饮料的动作停顿了下,“试映会?还是第一次听说呢。”那雪接过试映会的票券,好奇的翻看着。

佐佐木凑近捏住了票券的一角,“如果你答应我一起去,这样算不算约会呢?”

“诶,不要开这种玩笑啦。”那雪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将票券还给佐佐木“真的很想去看,可是明天我和星谷他们一起去看舞台剧的排练。抱歉。”

“机会难得一起去吧。舞台剧排练什么的会很沉闷吧…”

沉闷?怎么可能,只要能看到他在舞台上闪闪发亮的身影就完全不会觉得沉闷哦。

“喂,那酱,你有在认真听我讲话吗?”佐佐木不满的瞪着无端开始傻笑的那雪,准备捏那雪的脸颊的手却落了个空。

“小透,怎么在厨房呆了这么长时间,蛋糕都要被他们吃光了。”空闲君拿着切好的蛋糕走进厨房。看到和那雪贴的极近的人,他脸上的笑容有所收敛。

“空闲君,谢谢你。”

空闲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我们之间还用说谢字吗,傻瓜。这位是?”

“嗯,上次都没有机会好好介绍。空闲君,这位是佐佐木太一君,是我的同班同学。”那雪为他们二人相互介绍认识,“佐佐木君,这位是空闲愁君,是我的,恩,好朋友。”

“佐佐木君,很高兴认识你。”

“久仰大名了呢,空闲君,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佐佐木有所意指的拉长尾音。

“咕噜噜”奇怪的声音打破了稍显紧张的气氛,那雪慌忙捂住肚子很不得挖个地洞躲起来。

 “唔…”那雪嘴里突然被塞进一口蛋糕,“好好次…”在他咽下第一口后,空闲总能恰到好处的投喂下一口。

眼前二人旁若无人的亲密场景,佐佐木略带嫉妒的开口:“你们两个的关系还真是好呢,这样卿卿我我,那酱和他莫非是…”接下来的话被那雪的咳嗽声打断了。

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那雪被吓得呛到,低头捂住嘴不停咳嗽,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推拒了空闲的递过来的蛋糕。含含糊糊的声音隔着手掌传出“咳,也没有啦,我肚子还是很饿,外面找点吃的。你们慢慢聊。”

 

“那雪,你的脸很红诶。”辰己担忧的看着坐在餐桌边满脸通红的那雪。

“啊啊啊。”我果然是个笨蛋呢,那雪突然泄下气一般,软瘫在桌子上,刚才真的太大意了,懊悔的不断用脸磨蹭台面。

“怎么看都是有事的样子呢。呐,荣吾?”

“恩。”申渡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望着刚从厨房里冒头就立马被虎石和北原带走的空闲。

“你这个笨蛋在干什么呢,脸不想要了吗?”卯川捧着一大盘食物放在台子上。

对,卯川君,你说的没错,那雪在默默在心中悲鸣。

“快点起来吃东西,再饿下去胃会饿坏的。”

那雪被揪起来,一个炸鸡块塞进了嘴里,“哇,没想到,卯川君意外的是老妈子属性呢。”

“哈?你在开什么玩笑。”卯川强硬的将筷子塞进那雪手里炸着毛跑掉了。

那雪不由的笑出声,看着碟子旁边放着的饮料,默默感叹卯川君比想象中的还要刀子嘴豆腐心呢。

 

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众人就玩闹到深夜。

“呐,米娜是不是差不多该散场了,都到了要睡觉的时间了。”星谷窃笑着指指坐在沙发上脑袋不停在钓鱼的那雪。

“说起来也是呢…”,众人开始动手收拾残局。

 

“小透。”空闲半蹲在那雪面前,扶住他离跌落沙发边缘一线之隔的身体。

“唔嗯…”那雪发出几个黏糊不清的鼻音,努力睁开眼睛辨认谁在和他说话,“嗝…愁君…嘿嘿嘿…”毛茸茸的脑袋在空闲的胸膛上挪动了两下。

 “小透,你先醒醒。要睡等我送你回房间再睡。”

“不…不要嘛…嗝…我…现在…”那雪爱娇的用鼻尖蹭着空闲的脖子,“…就想睡嘛…”

那雪难得的主动亲热让他很是受用,虽然自己不太介意做这些亲热的举动,一想到那雪又是那样害羞的性格…空闲无奈的将他的身体摆正,双手穿过腋下将那雪架起,准备带他回房间。

身体突然被移动,那雪有些不适的皱起眉头,哇的一声,张嘴吐在了空闲的身上,酸臭的味道伴随着酒气弥漫开来。

月皇眼疾手快的拿了毛巾和袋子给空闲清理衣服上的污物,“今天没有买酒啊,那雪哪里来的酒喝?”

空闲余光扫过摆在茶几上的空罐,虽然外包装画满了多汁的橙子,但是在靠近罐子底部赫然写着本产品为果汁含量1%,酒精度3%的发泡性酒精饮料。这根本就不是果汁啊。

北原搭着虎石的肩膀在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哈哈哈,有罪。这还真是特别的生日体验呢,愁。”话音未落,那雪又忍不住继续吐了起来,这次是他自己的裤子遭了殃。

空闲头疼的看着吐得昏天暗地的恋人,让他半个身体斜靠在自己身上,“星谷,钥匙。”

“哦哦,那雪就交给你了。”星谷听话的将钥匙交给空闲,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才后知后觉,“我没钥匙,今晚要怎么回去睡觉?”

月皇留给他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和其他人道了声晚安就准备回自己房间了。

“天花寺SAMA,求你收留小弟一个晚上吧。”星谷抛出救助的目光。

“你不要来打扰我和塔维安,不识趣的家伙”

“诶,就一个晚上,天花寺,忍心看你的好朋友在外受冻吗?”

天花寺冷酷的点了点头。

你的良心难道都不会痛的吗?星谷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悠太,到我房间来睡吧。”宛若天籁之音,扬羽向星谷发起了邀请。

“扬羽就知道你最好了。”星谷喜极而泣的扑到他身上,“不对,如果我过去睡得话,蜂矢要怎么办?”

“和我谁在一张床上不好吗?”

“不过,在睡觉前,你能和我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送你的兔子卫衣会在那雪君的身上?”羽扬的表情维持着平时的淡然,“放心,今天聪回家去了,我们有一夜的时间,可以慢慢谈。”但背后却燃起了熊熊怒火。

“扬羽,你听我解释…”

 

卯川站在厨房里都能听到星谷一路远去的哀嚎,真是吵死了,在心中默默吐槽。将收拾好的脏碟子放在流理台上,手不小心碰到一滩粘糊糊的白色液体。

“啧”这到底是什么啊?一抬手就能闻到一股腥臭味,卯川一边抱怨一边在水龙头下冲洗。

 

 

等空闲处理完被弄脏的衣物,从浴室出来就看见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醉猫,光着下身弯腰在背包里翻找东西。

“啊…嗝…找到了。”那雪一步三晃的走到空闲面前,献宝一样高高举起手中的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愁君…生日礼物…”说到一半,腿似乎支撑不住自身重量,软软在空闲怀里,“拆…拆开看…嗝…”

“好好好,你乖乖的站好。”空闲单手环住他,手指灵活的拆包装,盒子里装着的是一条深紫色的领带,上面印着微妙的图案。

“当时…一眼就看中了…颜色…也和愁君的眼眸…很像…”他拿起领带,绕过空闲的脖子动作娴熟地打起领带,因为醉酒的缘故这个领结打的歪歪扭扭的。

“呐…就说了…一定会超级…适合的…”那雪眼神亮晶晶的自己的杰作,“嘿嘿嘿…愁君被我…绑住了…是我的了…”说着,踮起脚尖,在空闲的下巴上落下一吻。

听到那雪的大胆告白,空闲觉得自己脑内名为理智的那个弦突然崩断,猛地将他抱起扔到床上。

“痛…”软糯的抱怨还未说出口就消失在绵长的亲吻里。

房间里响起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

==================TBC==================

又是修仙mode OAQ

话说今晚(?)去听了色彩秘方这个日抓,深刻的体会到STK的心理(大概?)。

如果有兴趣的话,请大家去听听看。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