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马甲的兔子

话痨型自high兔 懒癌究极患者
脑洞开得有多快,产粮就会有多慢
欢迎大家和我互动,期待
一直的本命的CP奈因&晴艾
最近感兴趣的CP
切爆 轰出 敦芥 赤安 17

【空雪】绫薙学园之痴汉事件④

清晨,耀眼的日光顺着窗帘的缝隙射入室内,在地板上留下一个个调皮的小光点。突然响起的铃声打破了一室宁静,一只爪子从被窝里伸出按住了不停作响的手机。那雪顶着一头乱毛迷茫的从床上坐起,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日期,突然意识到今天是和空闲君约会的日子。虽然昨晚早早就已经躺在床上,可却紧张到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到,最后也不知道几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要穿什么好呢。这件?那雪从衣柜里掏出一件衬衫,好像太普通了…这件呢…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被无情地仍在一旁,渐渐地在那雪身旁形成了一座小山。那雪生平第一次萌生出自己的衣服实在是贫乏的烦恼,苦恼的抱着膝盖坐待衣柜前面,完全没有注意到星谷蹑手蹑脚的慢慢靠近。

“那雪,一大早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呢?”那雪被身后巨大的冲力推倒在衣服山上,星谷一脸疑问地骑在他身上。

“早安,星谷君。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那雪像只被人掀翻肚皮的小乌龟无措的挥动着四肢,“你最近是不是又变胖了,快要被你压得喘不过气了。”

“诶,哪里有。就算是变胖了也是那雪的错,谁让那雪做的便当那么好吃,不知不觉就吃多了。”星谷伸出手哈那雪痒痒。

“哈哈…不要再挠了…好痒啊…”那雪扭动着身体四处闪躲,“我错了…是我不好…星谷大人,求你快停手…”

空闲手插裤袋靠在那雪宿舍对面的墙上,听到房间里传出的笑闹声,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看着门牌上挂着的名牌,曾经不止一次想把这个牌子换成自己的名字…

 

 

“你说,你想和星谷对换宿舍?”月皇有些诧异地按下视频播放的暂停键,果不其然又在看他哥哥月皇遥斗的演出视频,“哦,我知道了。你是想和那雪过甜甜蜜蜜的love love生活?”

空闲坦然的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这个答案。

“我拒绝。”月皇在胸前比了个大叉,“姑且先不说我个人并不想和那个咋咋呼呼的星谷一起住,你觉得那雪会答应你的要求吗?他连和你在交往的事情都不愿意和我们说,和你住在一起这么高风险的事情,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小透,你究竟是在不安什么呢?修长的手指点在那雪的名牌上,顺着笔画一笔一笔的描画着他的名字。在育成计划名单公布当晚,空闲无意间撞见了偷偷蹲在楼梯上哭泣的那雪。看到他的泪水从脸颊不停滚落,空闲就觉得心疼到不行。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身体已经擅自行动,眼眸里倒映出那雪不可置信的脸,自己居然在冲动之下吻了那雪。发现面前的人有要逃跑的迹象,强硬的抓住他的双手,将他桎梏在怀中。

“那雪,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虽然知道这并不是一个表白的好时机,空闲还是忍不住说了出口。要是就这样放任他逃走的话,估计会远远的躲避自己吧…

 

房间里越来越响的动静打断了空闲的回想。他们俩是在里面打仗吗?就在空闲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毛乎乎的一团东西跌进了他怀里。这是小透?空闲下意识的扶住他。

“那雪,玩得开心点,我们晚上见啦,拜拜。”星谷一脸坏笑的把门关上。

那雪抱着包包一秒呆滞,随即反应过来,拼命拍门,“星谷君,不要闹了,快点把门打开。”

“小透?”空闲疑惑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恋人,他身上套着一件嫩粉色的连帽衫,头顶上立着着两只长长的兔子耳朵,衣服末端还点缀着一个毛茸茸的小尾巴正随着主人不断拍门的动作上下摆动。

“空闲君,早上好。”听见熟悉的低沉嗓音,那雪僵硬的转过头,对上空闲直愣愣的目光。紧张的举起手上的单肩包挡住大半张脸,见空闲半天都没有反应,有些沮丧的声音从包包后面传来,“这样穿果然还是太奇怪了呢。都怪星谷君,硬是要我穿。你稍微等我一下,我进去换一件衣服。”那雪连忙低下头在包包里翻找钥匙,帽子上的耳朵仿佛也感受到主人的心情默默的耷拉下来。

 “不会,很可爱。”可爱到想让人一口吞下肚。空闲摸了摸他的脑袋,手感和想象中一样舒服,“帽子还是放下来好一点。”说着,帮他把帽子摘下来并且细心的整理好形状。

“谢谢空闲君。”那雪藏在头发里的耳朵微微发红,“那我们可以出发吧!”空闲走到那雪身旁,自然而然的准备牵起他的手,却被他微妙的挣脱开。

“啊,会被人看见的…这样…不太好吧”那雪小声嗫嚅,不断地扭头四处张望,休息日这么早应该还没有人起床吧。

又是这样,空闲握紧了手,最近只要想和那雪做些亲热的动作,他总是找借口避开。

窥探到空闲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那雪连忙岔开话题,“听说今天去的水族馆最近在搞活动呢,会在前一百名进场的游客中随机抽取两名可以和海豚进行亲密的互动呢。”说到这个那雪的眼睛就开始闪闪放光。

“恩,要是能抽中就好了。”又被他糊弄过去了,还是要找个机会好好谈谈。空闲一边想着一边和那雪慢慢走下楼。

走到楼底,空闲让那雪站在宿舍门口等一下,他去把机车开过来。趁着他走开的功夫,那雪打开包包看到最上面放着的礼物盒,抿着嘴偷偷一笑。

 “在想什么,笑得那么开心?”空闲骑着车从远处慢慢开过来,帅气的单脚落地停在那雪面前,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奶黄色的头盔抛给那雪,“上车。”

那雪听话的把头盔戴好,踮起脚成功跨上机车后座。因为是第一次坐上机车,那雪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要把手放在那里好。

空闲坏心眼的透过后视镜好好欣赏了一番,最后才伸出援手将那雪从窘迫的处境解救出来,“手,放着这里就好。”空闲握住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腰间。感受到自己的衣服被一只小手揪住,空闲才拧动车把手驶离宿舍大楼。

 

早春四月,天气乍暖还寒。迎面吹来的风不似冬天那样刮得脸生疼,可还是直吹的人睁不开眼。间或带着零落的樱花花瓣掉落在那雪的脸上,细碎的触感惹得脸上微微发痒。那雪有些不堪其扰,逃避似的将人整个贴在在空闲的后背上。

感受到背后突然传来的温热触感,空闲缓缓放慢了车速。

道路两旁栽满了樱花树,一团团花簇挂在枝头上绽放吐蕊。随着微风的吹拂,或粉或白的花瓣为街道铺上了一层地毯。

=================TBC===================

面试完了之后出去疯浪了几天,之前写文的手感基本丢的差不多了o(一︿一+)o

硬是咬咬牙挤出了这一章,历程之艰辛,不想再提ε(┬┬﹏┬┬)3

所以,我为什么要挖坑把自己埋了呢,带着这样的疑问去撸下一章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BY正在啃鸭翅根的某兔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