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马甲的兔子

话痨型自high兔 懒癌究极患者
脑洞开得有多快,产粮就会有多慢
欢迎大家和我互动,期待
一直的本命的CP奈因&晴艾
最近感兴趣的CP
切爆 轰出 敦芥 赤安 17

【虎雪】黄粱一梦

OOC预警 

微空雪(大概?) 

友情提示: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再继续往下看

 

 

 

 

“早安。”虎石俯下身在爱人的发旋上落下一吻。

“早安。”被子传出含糊地小声回应。

“还是不打算去吗?今天的同学聚会。”虎石坐在床边微笑着看着他像蚕宝宝一样在被子里团成一团,被子几乎盖住了整张脸,只有几缕头发露在外面。

“……”

“星谷他们可是很期待可以和你见面呢?”

“……”

“好吧。我准备出门了,早餐已经做好了,一会起床加热了再吃。”虎石无声的叹了口气。

“走好,路上小心点。”

 

“小虎石,早安。上车,我们出发吧。”经纪人要下车窗,向虎石打招呼。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这样叫我。”

“安啦安啦,今天的早上的工作是…”

虎石坐在车上沉默的听着经纪人汇报今天的工作,无意间瞥了眼窗外的天气,天色昏暗,乌云密布,感觉随时都可能落下暴雨。今天的天气和那一天极为相似呢。

 

十年前

“那雪,空闲怎么样了?”虎石收到那雪电话就立马赶到医院来,空闲出车祸了,这个消息如同晴空霹雳一般。

“…已经送到急救室在抢救了。一切还要等医生通知。”那雪的声音略带哭腔,“都怪我不好,如果不是我要求愁君回来,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晶莹的泪水无声的掉落在地板上。

“这件事也不能怪你,没有人会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虎石掏出纸巾,轻柔的为那雪拭去泪水,“快别哭了,愁知道会心疼的。”

“不…不是的,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抽的那雪的半边脸瞬间红肿,“你说的没错,要是小愁出了什么事,你要那什么赔给我。”来人是空闲的母亲。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那雪除了不停的道歉也不为自己辩解半句。

“千夏妈妈,你先消消气。”虎石扶着空闲妈妈在一旁的长椅坐下,“这件事也不能怪那雪…”

“不是他的错,难道是小愁的错吗?要不是为了帮他过生日,小愁怎么会在下这么大雨还赶回来东京啊!小愁就活该被车撞吗?”空闲妈妈气愤的指着那雪数落。

“阿姨说的没错,都是我的错。”那雪低垂着头。

 

手术室的指示灯熄灭了,医生推开门,走了出来;“哪位是空闲愁的家人?”

“我是。我儿子情况怎么样?”空闲妈妈激动地握住医生的手。

“病人的情况还算稳定,只不过病人送来时头颅内有血块淤积,挤压到了主管记忆的神经,可能会影响到病人的记忆。病人想来后有可能会不记得事情,等血块消散后,也许会渐渐恢复的。现在我们先送病人回病房。”

“千夏妈妈,我陪你去看愁吧。”虎石乖巧的扶住空闲妈妈,“那雪,你也累了一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哼…”

 

 

“愁,今天感觉怎么样?”虎石坐在病床边看着空闲。

“不错。明天就能出院了。但是,我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的。”空闲有些迷茫的捂住脑袋,“不应该忘记的事,但是我又想不起来。”

“啊,应该是心理作用吧。愁,我去洗个苹果给你吃吧。”虎石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空闲的病房。

“恩,麻烦您了。”空闲点点头。

手术之后愁平安的醒来,人也一天天恢复健康,除了被他遗忘的那段记忆,和那雪有关的记忆消失的一干二净。现在的那雪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从前那些或甜蜜后苦涩的回忆随着那场车祸小时的支离破碎。医生给出的说法是,大脑受到剧烈刺激,那一部分的记忆被锁在了潜意识里,或许通过心理治疗的手段能过唤回。但是千夏阿姨拒绝了为愁安排心理治疗的建议,她觉得没了那段记忆对愁来说也不是一件坏事。

“我也就有话直说了,我希望你能和小愁分手。”虎石在走过拐弯处听见千夏阿姨的声音,她是在和谁说话?

“阿姨,我…我真的很爱他啊。能不能…”

“不能,现在他已经不记得你了,放手对你、对小愁都是一种解脱。我只有这一个儿子,我想让他过回正常人的生活。求求你放手吧。”

 “……”

“为了你好,也为了小愁好,你觉得你们这样继续下去能走多远?你们这样不正常呀。算阿姨求求你不要再出现在小愁身边了,阿姨求你了。”

那雪沉默的了许久,说出仿佛是宣判死亡的话语,“我知道了,阿姨。我答应你,不会再和愁君见面的。”

“你不要怪阿姨。阿姨也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要是你是个女孩子就好了…”千夏阿姨的语气明显放柔了许多,“今天就当是破例,你去见小愁最后一面吧。”

“不了,知道他身体恢复得很好我就放心了。我先告辞了,阿姨再见。”那雪平静的拒绝了,脚步声渐渐远去。

“啊呀,和泉你怎么在这里呀?”千夏阿姨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惊慌,“你不是在病房里被小愁吗?”

“千夏妈妈,我临时有事先回去。”虎石惊讶于自己居然还能这么平静的和千夏阿姨对话,但是自己知道手上的那个苹果已经被捏得千疮百孔。虽然自己也惊讶与和愁在交往的居然是那个不起眼的那雪透。印象中,总是跟在星谷身后,说话的声音小小的,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害羞腼腆。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太懂愁的心思。

 “啊拉,又是去和小姑娘约会,和泉你还是不要那么花心呀,会伤到人家的…”

 

 

虎石最后是在医院的小花园里找到那雪的,那雪低垂着头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碎石。

“那雪,你还好吗?”虎石静静地坐在他身旁坐下。

“我很好哦。”那雪故作平静的抬起头回望虎石,“倒是虎石君怎么突然来找我,你不用去看愁…空闲君吗?他马上就要…”

“我都听到了。”虎石听到自己大声打断他的话语,“千夏阿姨和你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你和愁…”停下来,不应该这样说的。

那雪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大颗大颗的溅落在裤子上,十指紧紧揪住衣角,因为过度用力,手上的青筋微微暴起。

“虎石君都知道了对不对?我和愁…空闲君之前的关系。”明明泪水还在不断流出,那雪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喜欢男人什么的,是不是觉得我很不正常,我要是女孩子就好了…要是女孩子就不会这样了…”

太阳已经西斜,余晖透过树枝的缝隙洒落在那雪身上。明明应该是无限美好的景象,但是在他身上却感受到无比的悲凉。

“没有哦,不是女生不是那雪的错。你只是喜欢上愁,你们两个都刚好是男生而已。我觉得那雪什么都没有错。”

那雪一口气扑进虎石的怀里,大声嚎哭,仿佛是迷失方向的孩子,找到了归属地一样。虎石沉默的搂住他,泪水打湿虎石的衬衫,明明那么冰凉,却好像又滚烫到心底。

那是虎石在大学开学前见过那雪的最后一面,后来回想起来,自己也许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沦陷了吧。

 

 

 

再一次见到那雪是在自己和空闲的宿舍里。说起来那天也是个雨天。

虎石有点惊讶,原以为自己不会再和那雪见面的。虽说有听星谷说那雪也考了同一所大学,但是就读后的三年间从未在校园里遇见过他。只是,怎么又和愁搅和到一起了。虎石内心突然涌起一股自己也说不清的怒火和酸涩。

之后听那雪解释才知道,愁又犯病了。那雪在校园里撞到他就把他扶回宿舍照顾。愁自从那次车祸后没逢下雨天,头就会疼的厉害,有时候甚至会疼到无法起身,只能躺在床上休息。

虎石曾取笑他,身体柔弱的像林妹妹一样。不过等他回复正常之后,虎石就遭到了他的反击报复。

“这次好像没有发作的那么厉害了。”虎石站在空闲的床边,探头看着他平静的睡脸,“以前发作起来,简直要人命,不闹个半宿根本睡不着。就算睡着了也是一有动静就行。

“是么…我都不知道…”那雪声音低沉,捻了捻被子将空闲露在被子外的手盖住,“虎石君也回来了,我也该走了。”他猛地一起身,似乎是因为在地上蹲太久了,人有些晕眩,差点栽倒在地上。

虎石眼疾手快,伸手拉住他,那雪随着惯性跌进了他的怀里。感觉好像比以前还要瘦,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虎石的眉头皱了皱。

“啊,抱歉…至于我出现过的事情,还请虎石君保密,谢谢。”那雪很快站稳脚步,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告辞了。”

虎石目送他离开宿舍,却突然发现那雪的宿舍里自己的并不是很远,怎么以前都没留意过呢。也是校园那么大,如果真心想要躲避某个人还是有办法做到。

第二天,愁醒来之后对昨天发生的事情记忆模糊,只隐约记得是个唱歌很好听的人送他回来的。

唱歌很好听?虎石努力回想高中事情那雪的事情,却发现并没有很深刻的影响。也是那个时候那雪被笼罩在其他人的光芒下,不起眼也是正常的。能够被愁称赞很好听,已经是很不错的评价了。虎石突然对那雪产生了兴趣,虽然自己和他同为校友三年,似乎对他没有太深入的了解。对他的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凤组的厨娘,自己还曾感慨过,为全组人做便当,能做到这个地步真是不容易。

后来为了缓解愁越来越严重的头疼,那雪在我的恳求下频繁的出入我的宿舍。因而我也有幸听到了愁口中所说的好听的歌声,如果那雪不是有舞台恐惧症的话,他在舞台剧上的造诣不会比月皇和星谷低,也难怪辰己老是惋惜那雪选了作曲专业。

原以为生活会怎样继续平静的向前行,春去秋又来。直到那一天,形式开始急转直下…

“你是变态吗?怎么会有你这种爬到别人床上勾引人家男朋友的…”虎石只是下楼帮那雪买饭,打开宿舍门,却听到愁的女友薰尖声尖气的怒喊。隔壁宿舍的人纷纷探头探脑的张望,好奇发生什么事情。

“看什么看,没听过对台本吗?”虎石没好气的朝众人嚷嚷,众人窥见虎石阴沉的脸色,乖觉的回到各自宿舍。

宿舍内,愁光着上身坐在床上,一脸痛苦迷茫的捂住头。那雪抱着被子蜷缩在床角,脸上挂满泪痕,薰则强硬的冲上去,想将那雪揪下床。

“住手。”虎石一把抓住她的手,铃木尖尖的指甲在虎石手臂上留上划痕,“铃木薰,你冷静点。我要下去买饭,那雪是我临时拜托他来帮忙照看愁的…”

“呵…照看…”铃木薰眼神蔑视的看了一眼那雪,纤长的手指指着他“照看到床上去,我不是我进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住嘴。你也看到了,愁现在精神不稳定,指不定是把那雪看成你了。你先带愁去卫生间把衣服穿好。”虎石把空闲从床上拽起,捡起空闲扔在地上的衣服,推着他和铃木薰一起关进厕所里。“等我叫你们再出来。“

虎石默默叹了口气,走回床边,“那雪,没事了。我送你回房间。”

那雪沉默了半响,才开口:“虎石君,有上衣可以借给我吗?我的被空闲君撕坏了…”

“你等一下,我给你找一件。”虎石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这都是什么事。最后,翻遍这个衣柜才找到一件自己之前嫌弃穿着太小的上衣,可是穿在那雪身上还是大。

在那雪背对自己换衣服的时候,虎石承认自己不君子的偷看了一眼。腰肢细到似乎一用力就会折断,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瘦。红色的吮痕顺着肩胛骨一路蔓延到臀沟以上,如果不是铃木打断的话,他们会做到底吗?虎石突然暗暗庆幸铃木的横插一刀,随即有惊醒,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虎石君,已经可以了。”那雪站在地上看着明显发愣的虎石,在他眼前晃了晃手。突然间,那雪被虎石大力推靠在边上的衣柜门上,娇小的他被笼罩在虎石的影子下,嘴唇带着炙热的温度覆盖在那雪唇上,灵活的舌尖轻轻叩开齿缝,试探着进入口腔。

“嘶…”虎石吃痛的放开那雪,嘴角挂着血迹,“那雪…”

“不要碰我。”那雪躲开了虎石伸过来的手,“虎石君现在做的事情和空闲君有什么区别?都是在强迫我做些,我不想做的事情。”

“有,至少我喜欢你。”虎石单膝跪在地上,真诚的望着那雪,“那雪透,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很久了。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吗?”

那雪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虎石君,请不要开这种玩笑了。请你站起来。”那雪试图靠自己的力量将虎石拉起。

“你摸摸我的心,它跳得有多快,都是因为你。你就会知道,我没有在开玩笑。”虎石拉着那雪的手按在胸口。

“不。”那雪白皙的脸颊慢慢爬上了红霞,“放开我。”

“那雪,我知道心里还有愁的存在。我不介意,我可以等,可以等到你忘记他。我不介意…做他的代替品。你可以把我当作他的替身,只要你能开心。”

那雪望着那个跪在他面前的男子,口中那卑微的话语刺得他的心生疼生疼的,恨不得立马就答应他的一切要求。不,不行,那雪透,你已经害了一个,还想要害第二个吗?那雪咬住下唇,撇开头尽量不与虎石的视线相对。

“不可以,你自己都说了,明知道我心中所属。你又何必对我一往情深,况且,我这种人根本配不上你。”那雪狠下心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要走。

“那雪,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会证明我比愁更好…”虎石抱住那雪的腿不让他走。

“感情这种事本来就不能比较。虎石君,放手吧,不要让我讨厌你。”那雪握住慢慢的扒开他的手,“虎石君,谢谢你。再见。”

那雪朝他绚烂一笑,再次从虎石的生活中失去踪迹。

之后的之后,愁和铃木最终还是分了手。铃木当时还在宿舍楼下歇斯底里的大闹一通。愁也开始接受心理治疗,也想起了和那雪的那段往事。之后愁的每一任女友或多或少都有那雪的影子。那雪好像从未出现过,人间蒸发了。每一年的同学聚会,那雪永远是缺席,他斩断了与所有的人联系。

 

 

 

“小~虎~石,一会没见你,你居然躲在这里抽烟。”经纪人叉着腰站在虎石面前,一把把烟抢走。

“等等,还有最后一口,让我抽完。”

“不!行!”经纪人把烟碾灭,拖着虎石就玩摄影棚走,“你快点回去把宣传照给我拍完。哎呀,唇妆都花了。都让你工作时间不要偷懒了。”

虎石坐在椅子上被化妆师按住,将花掉的妆面补好。这个时间,透过镜子看到墙上挂着的时钟,他应该已经起床了吧。“我出去打个电话,一会就回来。”

“嗨嗨,知道了。定点给小情人打电话,去把去吧。”经纪人耸耸肩吧,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

“诶,虎石君居然已经有女朋友了。”化妆师惊讶道。

“看不出来吧。小虎石虽然看起来很轻浮,但是在感情上却意外地专一呢。他现在这个听说是苦追好久才追到的,宝贝的不行,连看都不给看一下。”

“诶!你带他这么长时间,居然都没见过!”

 

 

 

“今天的拍摄到这里就结束了。大家辛苦了。”

“小虎石,今天辛苦了。接下来,后面就没有工作安排了。要送小虎石回家吗?”

“不用,你把车留下,人就可以走了。”

“阿勒,今天居然没有急着回家陪伴小情人嘛。平时一收工就急着回去的说。”

“你今天的废话好像有点太多了。原本打算顺路送你去车站,看起来是不用了。”

“需要的,需要的。”经纪人讨好的搓了搓手,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表明自己会保持安静。

 

NINJYA BURGER

虎石站在这家快餐店门口,感叹,十年过去了,这家店好像全然没有变化。还在学院的时候,有时放学后也会和凤组在这里商议事情。

门口放了个牌子,上书「今有同学聚会,暂停营业」

虎石推开门走了进去。

距离上次见面时隔了一年,彼此间交流着这一年里发生了什么。毕竟大家的工作都很繁忙,偶尔在工作场合碰见也很难有过多的交流。每年一次的同学聚会,也就成为了大家交流感情的好机会。

“虎石,你来了。”辰己递了被香槟给他。

“嗯,今年怎么样?还是没有那雪的消息?”

辰己苦笑的摇摇头,“能找的已经找遍了。当年都找不到,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估计难…”

“这倒也是。”虎石抿了口杯中物,便放在一旁。

“不过,总感觉虎石对那雪的事情格外上心。是我的错觉吗?”

“只是觉得世事无常而已。而已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再这样行尸走肉下去。”虎石远远朝空闲望去。空闲还是独自一人坐在当年那雪常坐的位子上,视线频频飘向门口,似乎在等某个人出现,“即使在怎么缅怀,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想那雪也不希望看到他这样,死守着过去不放手。”

 

远处

“星谷,今年都第几年了。还是在这家搞同学聚餐,实在有辱本大爷的格调。下次换一家吧,这里的东西都吃腻了。”天花寺不满地向星谷抱怨。

“我觉得还好诶。大少爷既然觉吃腻了,可以不要来呀。”转头,卯川就和他抬杠抬上了。

“你…”

“怎么啦…”

眼见一场火星大战就要爆发,星谷赶忙从中调和。

“他们俩还真是没有变,还是这么孩子气。”虎石感慨的看着他们。

“虎石,你还没有到大叔的年纪就开始缅怀过去。会早衰的。”申渡不知从那个角落冒了出来。

“荣吾,好久不见。”

 

远处的对话还在继续

“问我为什么一直选这家店作同学聚会的场地?”星谷看着扬羽,认真的开口道,“因为这里是凤组第一次聚餐的地方啊。如果那雪真的想来,在这里办的话,他也方便找到我们。虽然每年我都给他的邮箱发邮件,似乎都石沉大海了。”说到最后,星谷头上的呆毛仿佛都感受到主人的意志消沉而耷拉下来。

那雪二字一出,这个餐厅都安静了,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有罪,愁,来陪我喝一杯吧。”北原廉试图缓解气氛,拿了酒走到空闲身边。

空闲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扭头继续盯着门口。

“愁,你还是那么迷恋网上的那个唱见吗?都和你说了多少次,就算声音在像也不是他…”

“……吵死了。”

“啊…嗯…那个…”星谷几次开口想挽回气氛,都因不知说什么好,还是放弃了。

“悠太,你之前不是说月皇今天会迟到到么?”扬羽适时的开口帮忙打圆场。

“对、对哦。他昨天晚上刚从巴黎飞回来,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到机场了。”星谷给了扬羽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一会他来,一定要他自罚三杯。”

“不知趣的家伙,如果不是为了你这个家伙,大家怎么会每年这一天拼命从世界各地赶回来,就为参加你组织的同学聚会,知足吧你。”天花寺第一个跳出来反对,“我看还是你先喝三杯为敬比较好。拿酒来。”

“诶嘿嘿…天花寺这句说的很对。”一群人不怀好意地上前围住星谷。

“扬羽,救命啊…”星谷深陷人堆中,向站在旁边的扬羽求救。

扬羽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脱离了包围圈。

“看看,今天连扬羽都不偏帮着你了。星谷,你是逃不掉了…”

“呀…我不喝…拿开…”星谷眼尖的看见有辆车子停在门口,“月皇来了,说曹操曹操就到。”趁着大家分神的功夫一溜烟逃出了众人的魔爪。

虎石闻声看去,店对面停着的那辆车怎么看起来有那么点眼熟,有点像自家的车呢。虎石疑惑的摸了摸下巴。

 

车上

“那雪,辛苦你了。麻烦你特地到机场接我。”月皇松开安全带,略带歉意的看着驾驶室的好友。

“也没有什么。海斗,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

“那雪,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可以不下车的。”月皇有些担忧的说道。

 “其实早就该说清楚了。只是我一直没有勇气面对。”那雪微笑的看了眼左手上带的戒指,“而且我也不想他继续介意这件事下去。”

 

 

“下车了,看吧,我说就是月皇。”星谷手舞足蹈的兴奋大叫。

“吵死了,大家都有眼睛看。”天花寺拍了下星谷的脑袋,示意他安静一点。是月皇没错,不过从驾驶室下来的那个人,怎么看都有点眼熟…

空闲激动地从卡座站了起来,嘴唇上下抖动,“那雪”二字艰难的从齿缝间挤出。

走在月皇身边的人赫然就是音讯全文,消失几年不见的那雪。二人有说有笑的推开快餐店的门走了进来。

“啊喏,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大家。”那雪不好意思的向大家打招呼,脸上带着的是大家熟悉的腼腆笑容。除了身高略有上涨,那雪几乎与几年前没任何改变。稍长的头发在脑后松松的扎了个小揪揪,一如既往的穿着针织长衫,配着淡蓝色的水磨牛仔裤。“真是非常抱歉,不辞而别了那么多年,让大家担心了。”

“这么多年,你到底去哪里了?”

“你知不知道担心死你了?”

“你现在住在哪里?在什么地方工作?”

“诶,为什么月皇会和你一起来?莫非他合着你一起欺瞒我们。”

众人围住那雪七嘴八舌就是一堆问题丢向那雪。

“嗯哼,我和那雪取得联络也不比你们早多少。现在那雪已经答应我,作为唱见签约我们公司当歌手了。”月皇清了清嗓子。

“海斗,我好像也没有说要签约吧。只是有意向而已。”

“有意向和要签约差不了多少。”

“啊喏,这件事晚点我们在商量。其实今天我来是有个消息要告诉大家的。”那雪望了眼因为他突然出场僵化在原地的某人,“你还准备站在那里看多久?”

虎石僵硬的走到那雪身边,俯下身,在他耳边小声询问:“你怎么突然来了?早上问你的时候不是没回答我吗?”

“因为我觉得不能再逃避下去了,既然已经答应和你好好开始,我也应该好好和过去说再见”

“那雪,虎石,你们俩在说什么悄悄话?”卯川好奇的凑过来想要听一耳朵,却被虎石嫌弃的推开。

“打扰情侣说话是会被驴踢得。”

“情侣!?”众人都惊愕万分。虽然大家都知道虎石这几年有一个苦追的对象,纷纷调侃虎石这个花花公子也会有踢到铁板的一天。没想到这个对象就是那雪。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和和泉已经去丹麦领证结婚了。”那雪牵过虎石的手,两人手上的对戒如同铁证一般,“虽然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是还是希望能和大家分享这个消息。”

然后,那雪松开了手,深呼吸了一口气,坚定的走向空闲。

“空闲君,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空闲点点头,机械的跟着那雪走到店门外。

虎石听不到那雪和愁到底交谈了什么,但是看到自己的儿时玩伴脸上带着苦涩释怀的表情,大概也能猜到点什么。

“你们继续玩,今天我就早点退场了。”虎石无视背后众人的挽留,匆忙推开门,“反正大家都在东京,要见面以后再约。”

空闲的最后一个问题飘进了耳朵里, “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那雪似乎没有料到他会这个问题,愣了几秒“很幸福哦。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够幸福。”纤细的手指拨弄下了左手的戒指。

在虎石和空闲擦肩而过的时候,听见了一句。「我把他交给你了

那是当然,就算你不想给我,也不行。虎石暗暗在心里想。

太阳已经西斜,酡红的余晖照射在那雪身上,十年前的那个下午。但,这次能够感受到的是满满的暖意。

虎石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我们回家吧”

 

 

“话说,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嗯?我没有告诉过你吗?”

“还有为什么要和月皇的公司签约,你怎么选也该来我们公司啊…”

那雪被他烦的的不行了,扯住他的衣袖,踮起脚尖在他嘴上印下一吻,“呦西,这是封印之吻。从现在开始不许说话。还有和泉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吧”

“不行,我要做亲亲老婆的车回家。反正车是经纪人的,一会通知他自己把车领走。”虎石厚着脸皮挤上副驾驶座。

 

 

 

 

 

有时错已铸成,就唯有将错就错。

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没有对错之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END====================


各位朋友们,我把那个毒脑洞肝出来了,顶着锅盖逃跑

至于中间虎石是如何苦苦追求那雪的故事就要等之后再讲了(大概也没人想看)

同居小日常大概也是没有人想看吧吧吧吧吧(反正我也写不出)


感谢观看,下一篇再见吧~(~ ̄▽ ̄)~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