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马甲的兔子

话痨型自high兔 懒癌究极患者
脑洞开得有多快,产粮就会有多慢
欢迎大家和我互动,期待
一直的本命的CP奈因&晴艾
最近感兴趣的CP
切爆 轰出 敦芥 赤安 17

【空雪】绫薙学园之痴汉事件①

背景

毕业祭公演后背景

空闲和那雪二人交往三个月

私设,OOC预警

新手渣作,无证驾车,慎入

如果没问题,请继续



电车上

那雪双手合十,感激的望着卯川。“卯川君,今天真的太感谢了。谢谢你能陪我出来买礼物。”

“才不是特意陪你出来呢。刚好我自己也有东西想买。”卯川粗声粗气地说到,“看不出,你和空闲那个无口男关系那么好,还特地买礼物给他。”卯川坏笑着用手肘撞了撞那雪的手臂。

“啊,那个啊,我和空闲君不是队友吗?关系好也是正常的啊。”那雪眼神游移,微红的双耳出卖了他内心的情绪。卯川君是知道了什么了吗?

“那雪,那雪,你在发什么呆呀?马上要到站了。”卯川没好气的拽着那雪往车厢门口走去,“你这动不动就发呆的习惯是时候该改改了。”

“诶嘿”那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跟着卯川的步伐向前挪动。现在正值下班高峰,电车处于满员状态,在车厢里移动起来也颇为困难。突然间,那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臀部蹭过,是不小心撞到什么了吗。下一个瞬间,臀部传来一阵剧痛,自己的臀部上被狠狠抓了一把。

“啊”那雪忍不住低叫出声,这是碰到了电车痴汉吗?到底是谁,那雪左右张望,但周围满满都是人,根本就找不出那只手的主人。要快一点向前走,向前走就可以摆脱他了吧。冷汗从那雪的额角慢慢滑下,摆脱不掉呢,那雪能够感觉到那只手肆意的滑走在自己的臀部,间或用手指去摩擦臀缝。

有没有人可以帮帮我,卯川君。那雪望着走在自己前头的卯川,明明是想要呼救,却感觉喉咙好像被一团棉花塞住了,几次张嘴都发不出声音。

“下一站,XX站到了。请从列车前进方向右侧车门下车……”

到站了,那雪随着人流一起被挤出了车厢。得救了,站在月台上的那雪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臀部上隐约残留的阵痛提醒着他,刚才被侵犯的事情并不是幻觉呢。

卯川有些奇怪的将手伸向那雪的额头,“那雪,怎么出了那么多汗?”

“啪”那雪条件反射拍掉了卯川的手,“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卯川君,你没事吧,手很痛吧。”那雪歉意地拉过卯川的手,轻轻揉着被拍红的的地方。

“也没有很疼,你快点松手啦!”

在不远处的圆柱后,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默默望着那雪。“那酱,那酱,真是不错的味道呢。”他将手掌掩在口鼻处,深深吸了一口,“啊啊,比想象中的还要棒,那酱…”

 

夜间宿舍小厨房

那雪一如往常地为第二天的便当在做准备工作,“呦西,这样就算全部搞定了。”那雪擦了擦额上的汗,空闲君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吧。想着,拿起刀将放在案板上的炸猪排切成小块。

空闲走进厨房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温馨画面,心爱之人在厨房为自己准备晚餐。柔和的灯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厨房内弥漫着食物的香气。一天的疲劳似乎一扫而空,“我回来了,小透。”

那雪手一颤,刀刃从手指划过,猩红的血珠瞬间从伤口流出“啊,空、空闲君,欢迎回来。”

回过头,向空闲露出甜美的笑容,默默的将划伤的手放背在身后。“空闲君你先坐一下,马上就能开饭了哦。”

空闲并未理会,径直走到那雪的身边,握住他藏起来的手,拉到唇边细细舔吮伤口。舌尖离开指尖时拉扯出细长的唾液,随即指尖又被含回温暖的口腔。

空、空闲君,那雪愣神地望着面前的空闲,随着舔舐的动作,间或半眯起的眼眸,吞咽时上下移动的喉结,整个人充斥着色气的味道。“空闲君,不要这样啦,万一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默默侧过脸,用另外一只手试图将他推开。

“嗯~伤口,不流血了呢。”轻柔的吻落在指尖,“有什么不好的,我们不是恋人吗?”

“但是,是这样啦,那个…”那雪不由自主开始向后退,红晕渐渐爬上了脸颊。

“小透,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明知道我最受不了的。”话音未落,那雪的脸被捧住。空闲略带凉意的唇覆盖上来,看似温柔实则霸道的吻掠夺着那雪口中的每一寸领土。过了许久,空闲才松开了他,眷恋的吻随之落在那雪的下巴、脖子,渐渐向下侵犯。

“空…闲君,不…要啦…不…”身后是冰冷的料理台,身前被空闲君紧紧拥抱着,不可思议的热度开始侵蚀头脑。大脑完全处于罢工状态,愉悦的快感渐渐从后腰传来。腿、要站不住了。下一秒,就被空闲打横抱起,“空闲君…”那雪紧张的抓紧他的衬衫。

“我…已经忍不下去了。”

“等等,星谷君会回来的。”那雪抱膝坐在床上,脚趾紧张到蜷缩在一起。

“安心,星谷今晚回去扬羽家。放心吧,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确认门上好锁后,空闲解开领带,慢慢走到床边,“小透难道不想要吗?”

“吱呀”空闲单膝跪在床上,虽然面上还是如往常一样看不出情绪,紫色的眼眸却越发幽深,“呐,小透好好感受下我、的。它兴奋起来了呢。”说着,拉着那雪的手向下探去。

“唔”好、好热,触碰到的地方好像被烫到一般,火辣辣的。那股火辣像是会传染一样,瞬间漫布全身,明知这么做并没有什么效果,那雪还是自欺欺人的将脸埋进腿间,似乎这样就能挡住令人害羞的视线。

 

溶溶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洒进这间小小的宿舍,衣物散落一地。伴随着床榻咔吱作响,细碎的呻吟飘散在空气中。

“哈啊…那里…不…行…不…要…”

“小透…哈啊…放轻松…嘶…不要这么紧…”

“哈…哈…”不行了,太过强烈的刺激使那雪大脑一片空白,手指不断揪紧床单。另一手从身后伸出覆盖在那雪的手上,强硬的与之十指相扣。

“叫我的名字,小透。”低沉的嗓音透着丝丝沙哑。

“嗯嗯…嗯…空…空…闲…君…”

“不对。”空闲深深一顶,汗水滴落在床单上,洇出深浅不一的水痕。“好好想想。”

“啊啊啊啊…不…太…太深…了…”名字?不行,脑子已经混乱的一团糟了,“空…闲…”

“还是不对,再想想。”细碎的吻不断落在雪白的背脊上,“我记得明明有好好教过你的,透。”

“…咦…不行了…啊嗯…慢一点…慢…啊…”在空闲的猛攻之下,那雪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快想想,名字…“愁…愁…哈…”

“呼嗯…很好,再多叫叫我,透。”

“愁…愁…”

TBC

==============================================

无奈空雪的粮是在太少,只能自割腿肉。感觉自己开了辆假车(希望不要被HX),亲热戏苦手。

如果有什么意见欢迎大家在下面留言。捂脸跑去撸下一发



评论(4)

热度(16)